博客网 >

陈平原、饶毅教授共话北大发展-3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第三部分:饶毅教授演讲

主持人:非常感谢谢陈教授给我们做的这个平时、深刻但又不失幽默的演讲,那么现在让我们来听听饶毅教授对北大发展有什么样的看法。

饶教授:我觉得请两个人讲比请一个人讲好多了,可以看看我们老师有什么意见相同、有什么意见不相同。我们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就是:我认为我什么都敢讲,你们什么都可以问。我认为要讲很重要,第一,我不认为做了什么行政职务我就不说话了,那不是自设监牢吗(掌声);第二我觉得说话和写东西很重要,在科学界像我这样写东西的人比较少。原因和陈老师说的一样,他们不愿意说,怕影响什么。我的观点不一样,我要“且做且说”。为什么要说?其中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即使我做不到,我希望你们做得到。因为我说的、写的,很多不被采纳。但如果学生听到了,20年以后,你们可以把事情做下来。所以我不认为我说了做不到的事情有什么不好,而是我埋下了伏笔20年以后你们再做。

刚才主持人和北大在介绍我的时候怕我不好意思,把我的大学省略了。我的大学是在江西医学院念的。我是七八级,比陈老师晚半年,七七级是78年初入学,我们是78年秋天入学。我在来北大以前,和北大关系非常淡薄,我可能只认识4个北大的人,其中2个是我家里的人。我有个舅舅是江西50年代的高考状元,他在北大读过物理系。另外,我母亲的爷爷、我的曾外祖父,周蔚生,是清朝1897年的举人,是京师大学堂1904年到1909年的学生。

因为陈老师写过很多本书,所以他很多事情都说过。我是写了很多文章凑在一起才刚刚出了一本书,所以我很多话还没说完(笑声)。

我觉得,从国家来说、从我们学校来说,提出北京大学要做世界一流大学,这个理念我非常认同。我认为做世界一流大学的话,我们学校、或中国有一批学校,要在有一些方面有非常棒的特长,真正在某些方面是世界上最好的几个大学之一。一个大学无需所有东西都最好,但需要有几个是最好的。在今后一百年之内,我们中国的学术成果,应该在所有主要国家的教科书上出现,要对世界、对中国社会有重要影响。我们理科上的成果应该有国际影响,文科也应该。象哈贝马斯、劳尔斯这些人的工作,我们文科的也应该做出来,文科也不能完全躲掉世界一流这个目标。当然有些学科有国家、文化的差别。

我理解的世界一流是这样:不是简单数字指标,而是在下面五十年、一百年,我们产生对人类真正有重要影响的工作。有这种工作,才能使我们中华民族真正在世界上站起来。仅仅经济发展有钱了、仅仅进口仪器,都不足以使世界人民尊敬我们。如果要让世界上的人真正、长远尊重我们,我们一定要做出对世界有良性影响的、深刻的学术成果。

读了中学的人对英国都会非常尊重,因为得学牛顿、麦克斯韦,会尊重产生他们的国度。即使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们把美国、英国骂遍了,但是读过中学的人都不可能不尊重这些人的工作。我希望我们以后也是要有这种工作,世界上的人才会真正从内心里尊重我们。

这是一个远大的目标,要很多人努力。从近期来说,在下面五年时间就能做的事情,可以分几个层面,有助于我们发展。

在国家教育体制上,我们应该尽量能够推动教育部,让它改变对大学的管理,它的任务是支持和促进好的大学各显神通,让我们各个学校尽量做好、做出特色。不是它来指导我们。事实上教育部也不可能有能力指挥好的学校。但现在体制下,它设定很多标准,我们来照它画的圈跳,这样不对,特别是好的大学是不对的。教育部以后一定会改过来,如果你们谁今后能有影响,也请你们推动这个事情逐渐改过来。体制上对大学发展的这种束缚要改掉。

北大层面,从精神上、理念上我们要有非常重要的思想上的飞跃。我们要告别胡适、超越胡适。胡适和他前后那几代人都有重要的思想烙印,他们都崇洋媚外。原因很简单,从鸦片战争后一直到五六十年前中国非常落后、经常挨打,所以他们搞不清楚中国什么好、什么坏,有一批人心底里完全彻底的认为中国所有事情都有问题。但他们并没有进行比较,中国哪些是好哪些是坏,哪些是我们要发展的,哪些是我们要吸收的。当然,崇洋媚外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他们希望吸收很多东西进来。当时有些人很保守不肯吸收任何东西,所以他们干脆就认为我们要全盘西化才能把东西吸收进来。我认为我们现在不是批判胡适,而是我们要超越他们那几代。特别是文科,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中国从历史到现在,哪些是我们的优点、哪些是我们真正的缺点,我认为这是中国整个思想界、文化界没有搞清楚的一个问题。经常把别人的缺点以为是别人的优点,把我们的优点变成我们的缺点。

有些人读过我在刚在08年北大毕业典礼的发言,有些人怀疑是不是中宣部代我写的。我觉得这样理解的人都是习惯受“中国事事不如人”思想影响,所以一看我说中国有什么值得外国学习的经验,很不习惯。我认为,在这么多外国人来北京的08年,我们应该不仅像张艺谋那样显示一些简单的、表面的东西,而应该展现中国从历史上、在思想上、在根本文化上的几个非常大的优点。这些优点很多中国人自己都不知道,世界更不知道。我觉得要我们慢慢来给这个世界传送我们的宝贵经验,让他们学我们中国的一些非常悠久的、非常有用的优点。这是我们对人类的一个贡献,我希望文科的同学能把这个事情做好。

我认为北大在中国思想界、学术界和社会要作一个非常重要的贡献,把对智力的追求变成全社会、全国的风气。对智力追求的这件事情跟一个字的翻译有关系,就是中文把intellectual这个词翻译成知识分子,这是极大的误译。这个误译的原因和结果都是因为对智力的追求不理解和不推崇。“知识分子”是说学了些东西,所以中国曾经把小学三年级毕业叫知识分子,以后五年级毕业是知识分子,然后是中学、大学、或研究生都叫知识分子。这都不是intellectual的定义。intellectual是对智力和见识的追求,我认为翻译成“智识分子”比较合适,将“智力”和“见识”两个词联在一起。因为有真正对intellectual的追求,才会形成 intellectual的群体。现在的一些表面的现象,浮躁也好、急功近利也好,实际上都不intellectualIntellectual不光是在学术界,intellectual可以在商业界、政治界等其他界,可以有一批人不是学者,从早先的诸葛亮到现在的各界精英中的一小部分,是intellectual。智识追求,是我们作为大学可以领先推出的。是学校对社会文化可以做的事情。

文科我不懂,我认为中国理科的intellectual气氛非常差。可以到中国理科的系科或研究所,包括科学院的研究所去看,有多少老师参加学术活动。过半数以上的老师常规不参加学术活动。如果一个做科学的人,学术活动经常不参加,自然质疑他为什么做科学?至少说明,他的intellectual兴趣很低。因此,我们学术界首先应该改进。

从北大发展来说,我觉得校内有几个事情要做。我觉得树立一个原则:思想要自由、行动要谨慎。我说这个事情是因为我认为北大的传统有优点、也同时是缺点。我认为五四运动有很大问题,有的当年五四闹事的学生到了八十几岁回顾他参加五四运动的时候还非常得意说他打了人、烧了房子。我觉得这是绝对不对的。我觉得有些事情是应该想、有些事情是应该做,但不能推崇激进主义。我觉得我们要想好,到我们做的时候,特别是对社会有影响的时候,我们要想一下我们是不是真的有能力、真的有这么厉害,我们是不是要谨慎一点。我们要想很多,等到我们能做的时候,我们真正有责任、能把某个事情做好的时候,才能做。这是要改造北大传统。

我们每天老师以及同学做事的时候,不能因为想法不同而导致办事效率低。我觉得这一点我们也许要向清华学习,我们做事要很讲效率。在做的方面也还有一个在中文中缺少了的行为方式和字,就是professionalism,做事情要公事公办,就事论事,不能胡搅蛮缠。两个人有观点不一样,不会因为这个观点不一样以后就在别的地方难为对方,或是在私人方面存有恩怨。professionalism也是我们要身体力行的推广的事情。

有一个很具体的事情,我回国内后发现,我们体制结构上有一点问题。我们办事常规应该一级一级做。但现在经常要跳级办事。这降低办事效率。另外,北大的校长、副校长手下的行政助手比美国学校的少很多。他们都有很多教师的手机号,这不仅证明他们非常聪明,记忆力惊人,他们竟然认识这么多人;而且带来了问题,做决策的时候会被很多人、事缠在一起。建立常规分级管理、增加行政助手,是我的观感。

我们对学生的训练,应该是以培养各个行业的领袖为目标来定位的。我认为我们学校和其他学校不同,我们培养学生的目的应该是这样。当学生做不到行业领袖时,很容易退而求其次,至少理科是这样。我们并不是要努力使大家都变成一样的,而是努力使大家其中一部分做的特别好,其他达不到这个目标的人再去退而求其次做别的。我对学生的建议有两点:一点是大家要在学校的期间里尽量找到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人生目标,同时在校期间为你的目标打好基础,包括学术上的、包括结交同学朋友。我希望同学们有理想有志气。赚钱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认为这比较庸俗,不用读北大的人也会赚钱。当你的理想志向很远大的时候,不成退下来做其他的事情很容易。我认为经济管理这样的专业是不适合太早学,比如大学本科。大学时学一点深一点的东西,以后如果去做经济管理,那么以后学(笑声)。第二点是,记得以前毛主席写过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我回国的感觉是,我要“炮打新东方”。我觉得你们要是万一要去新东方补习点东西的话,不能以它为目标、不能以它为标准,万一去的时候要偷偷去,不要好意思跟同学说你去了那个地方。我觉得我们的目标和理想都应该比它高很多很多才行,新东方是培训庸才的地方,我们应该不去那个地方。这是我个人作为老师对同学的一些心里话,不是代表一个学科评论其他学科。

我喜欢交叉学科的讨论,包括如果有国际关系学院的老师来,我觉得也有很好的事情他们可以反映上去。我很高兴有不同学科同学的场合。我就说到这里。后面请同学提问。

<< 陈平原、饶毅教授共话北大发展-4 / 陈平原、饶毅教授共话北大发展-2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vigorou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